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常山文學 > 散文

散文

一派圖騰

文章來源:[!--befrom--]作者:周興田發布時間:2016-12-12 00:03:24字體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一派圖騰

進入衢化公園,讓人目睹眼前的圖騰現象,簡直可以說,喜歡上它了。

12月9日,趁著艷陽天,我與妻子來到衢化公園賞風景。這里的一切讓我浮想聯翩。

哪是在去年,女兒就醫,我與妻來護陪,間接時夫妻倆來到生疏的地方亂溜逛,不經意路過此公園。

這里的景色不怎么樣,卻對渠流“獨有情鐘”。

據觀察,這里的水是從黃壇口水庫引來的,而黃壇口的水卻是富春江淌過來的,這恐怕很少有人知道吧。

前些年,我旅游時去過富春江,知道一些。

時過一年,這次退休沒有什么事,就來到女兒這里玩。突然想起要去衢化公園。

相隔一年,有些記憶已模糊,但這條渠水卻記憶猶新。

溜著小狗,看著清清的渠水一直往下淌,內心里想,這地方不錯也,以后常到這里玩。

兩眼緊盯著一股股清澈的水,河邊上下有幾處小墩臺可以容人洗衣汰物。這不,大嫂們正在三五成群地在渠邊起勁搓洗著,還一邊汰洗一邊說笑,朗朗的笑聲喧染你我左右。

坐在石椅上,一邊觀賞亭閣,一邊環顧左右,畢竟是休閑的地方,老人們有的在打撲克,有的在溜噠,有的帶著小孩游公園。小狗在亂竄,孩子在歡雀鬧騰。藍天白云下,樹林子里的鳥兒不時地飛來飛去,


風兒時時拂面而過,陽光撲照在身上很暖暖,也很舒心。

呆了一會兒,我們又來到廣場,這里的人們也在圖享受。看,廣場的東端,一老農身后背著一大婁五顏六色的塑制玩具在兜買;北端側,一群孩子在大人的看護下在蕩千秋,用小鏟子往各種玩具斗上倒塑膠粒子,南端也有三五成群的老人聚集坐在一起觀看表演,“演員們”拿著話筒模仿歌唱名星在演繹著夕陽的風采。

我不停歇地在廣場上來回走著,忽然在公園角落處聽到有節奏的響聲,于是,走過去看個究竟。

來到他們跟前,一男一女兩位老人正在起勁地用快板說詞。仔細觀望,男的頭已花白,兩眼卻很炯,專注帶神,穿戴平凡,像山里老農,但口中吐出的詞兒卻一字一頓,鏗鏘有力;女的看去稍年輕些,穿花布襖衣,干凈利索,就像說詞,也一字一頓,吐字清淅,配合默契。快板的聲音挺有節奏的,更清脆響亮,它不時地敲打著我的心靈,讓我想起舞臺上的快板表演。也許是地方口音吧,我豎著耳朵聽,也不大聽的清。快板的說詞大概的意思是指:“和詣社會,大家要團結友愛、要容天下,不能為一點小事來爭吵。兒子要贍養老人,婆媳要相互尊重等等。”

站在旁邊聽著聽著,時不時為他們鼓掌吶喊。我想,人要是溶入這樣的圈子里,都會被他們感染著。

我慶喜,今天能來到這里,也是一種遇幸!

回過頭,又突然聽到鎖吶的聲音,這種聲音不會常聽得到。走近公園北端一看,原來是一幫由老人組成的唱團隊在表演,周圍有許多人在觀摩。我拿起相機在不停地拍,也在不停地注目。一老人眉毛在緊鎖,兩眼在緊瞇,兩腮在鼓起,好似青蛙在鳴叫。

他拿起長長的銅鎖吶在用力地吹,聲音嗚嗚地響,坐在旁邊的稍年紀大點的老人用棒槌在敲打著,像敲木魚,但挺有節奏滴。

兩旁還有幾個老人,用二胡在配音,左右緩緩地拉著。演唱者是一位中年人,看去精力很充沛,兩眼對著老人,當聲樂再一次升起時,響亮的歌聲與音樂聲混合著充斥在上空,歌聲引來無數悠閑的人,廣場上越來越鬧,大家都在屏心靜聽。

我想,生活在這小圈圈太平世界里,真的很帶勁,狠有意思呢。

太平盛世里,人們都會感覺著,現在的世界,每一年都在閃變,每一天都在樂哈著,一派圖騰哦。

感謝共產黨,擁戴習大大;幸福不忘毛爺爺,致富不忘鄧大人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供電公司退休員工:周興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6年12月10日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評論查看網友評論,共有 條評論

內容: (2-250個字)
广东十一选五遗漏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