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終章)丨驚心動魄42小時:衢州軍警民圍殲持槍暴徒紀實

2016-01-21 14:58:46 稿源: 作者:
字號:TT
歡迎你訪問常山信息網,常山信息網努力做好小城市大網站!
[報料熱線] 662686 [廣告熱線] 662686

前情提要:1983年12月31日晚7時許,南昌市委大院發生一起盜槍殺人事件,四名暴徒從南昌郊縣的向塘火車站,搭乘長沙至上海的108次直快潛入衢州…
“驚心動魄42小時:衢州軍警民圍殲持槍暴徒紀實(上)”
“驚心動魄42小時:衢州軍警民圍殲持槍暴徒紀實(中)”


 

渡口驚魂
1984年元旦,凌晨3時30分  航埠彭村渡口

車站偷襲不成,暴徒們慌不擇路的逃到了常山港邊。大霧籠罩下的江面,白茫茫一片,岸邊不見片只船影。“往下游走,看看能不能找到船。”暴徒們深一腳淺一腳的沿江下行。
凌晨三點半,彭村渡口。
正在小船內沉睡的航埠村二十六歲的船工陳發元,突然被“嘭嘭嘭”劇烈的震動聲驚醒。
四個暴徒跳進小船,一把掀開陳發元被子,沒等陳發元回過神來,四支黑洞洞槍口已頂在了他的腦袋上。
  “你們是啥里儂?”大腦“嗡”的一下,陳發元嚇出了一道冷汗。
  “公安局的。”
“公安局的?”望著眼前四個兇神惡煞般的“警察”,陳發元心里直犯嘀咕。
“渡我們過江執行任務。”兩名暴徒一左一右的用槍頂著陳發元。
驚魂未定的陳發元,身穿單衣單褲,巍顫顫的拔出插在船頭的竹篙,戳向江底的卵石。
小船緩緩離岸。
“下去推船。”暴徒舉著槍強迫陳發元下水。
暴徒過河用的渡船未標題-2副本.jpg
冬天的江水,寒冷刺骨。踩在堅硬的亂石上,每走一步就會有一股鉆心的刺痛。冰冷的江水漫過膝蓋,漫過大腿,陳發元輕推著渡船慢慢到了江心,身子開始搖晃,腳下趔趄。
“這幾個肯定不是好人。”船到對岸,陳發元正想撐船回頭報告情況。不料,暴徒不肯放過他,又脅迫他帶路。
“帶你們去哪?”陳發元光著腳,濕漉漉的單褲滴著水珠,渾身上下不停的顫抖。
  “帶我們出衢州。”
  “我要穿雙鞋。”
“不行!”暴徒用槍戳著陳發元后背,陳發元不禁踉蹌幾步。
從對話中,陳發元知道了身后這幾個人是背著好幾條人命的兇犯。
“攤上大事了,這如何是好?”陳發元一邊走,一邊尋思著。
“對!找瑞昌商量商量。”比陳發元大七歲的鄭瑞昌,是他最“鐵”的哥們。平時遇上拿不定的事,他總會找鄭瑞昌幫忙出個主意。

血色黎明
1984年元旦,凌晨5時 河東鄉孫家橋頭

陳發元被暴徒押著來到鄰近的曹門村,叫開了鄭瑞昌家的門。
暴徒強行進了土屋:“我們是公安局來抓逃犯的,不準講話。”暴徒用槍頂住被驚醒了的鄭瑞昌的妻子和二個女兒。兩個年幼的孩子,瞪著驚恐的雙眼,躲在媽媽的身后,兩只小手死命的拽住母親的衣角。
熊南平沖進內屋,不由分說的開始翻箱倒柜,找出衣褲鞋子換上。
“走,給我們帶路。”暴徒用沖鋒槍牢牢頂著鄭瑞昌的后腦勺。
“我去去就回,你把兩個孩子帶好。”鄭瑞昌出門時留給妻子一句話,趁機給陳發元遞了一個眼色,陳發元心領神會,對!轉圈子,拖牢這些家伙,只要拖到天亮就好辦了。
誰料,這竟成了鄭瑞昌與妻女的訣別。
走在最前頭的鄭瑞昌感到背后有槍口頂著,回頭冷冷地說:“你們用槍逼我有啥用?抓逃犯,應該去找派出所。” “別羅嗦,就是要你帶路。”
“只要你們給我們帶出去,每人一千塊鈔票。”
“我們自個做做夠吃夠用,不要鈔票。” “別磨蹭,趕快走。”
“天黑路滑,走不快。”鄭瑞昌順著狹窄的田塍路,由東拐西,再由南向北,轉了一圈又一圈,暴徒在茫茫霧色中毫無覺察。個把鐘頭過去了,才走出四華里。
到了孫家橋頭的公路上。四暴徒駐步窺望四周,突然發覺“被耍了”,頓時惱羞成怒,氣急敗壞的用軍刺對著鄭瑞昌胸口狠命的刺。
“天快亮了,你們逃不出去了。”鄭瑞昌捂著胸口緩緩倒下。
暴徒把鄭瑞昌的尸體推到了橋下。
“你們這些壞蛋,不得好死!”陳發元怒視著暴徒。
喪心病狂的暴徒用刺刀猛地朝陳發元后腦刺去,右耳倒掛了下來,陳發元猛一轉頭,暴徒又刺向他的下腭,刀尖捅穿左臉頰,前排的上下牙脫落了,陳發元頓時昏死倒地,暴徒仍不罷休,繼用槍拖猛擊他的頭部……鮮血染紅了溪水。
夜色漸漸褪去,眼看天就快亮了。鄭瑞昌的妻子再也躺不住了,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。她急忙披上棉襖,奔向河東鄉政府報案。

“自投羅網”
1984年元旦,凌晨5點30分 溝溪鄉橋頭飲食店

四暴徒猶如喪家之犬,順著公路竄到與常山縣接壤的溝溪村。敲響了橋頭的一爿個體飲食店的門。
溝溪飲食店原址未標題-2.jpg
“咚、咚、咚”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了熟睡的徐洪南。
“誰呀?”21歲的看店伙計徐洪南不緊不慢的穿好衣服,睡眼朦朧的拉開門閂。
店門剛開了一條縫,突然從外面伸進四支冷冰冰的槍口。徐洪南透過門縫朝外一看,瞳孔在瞬間放大。
“我們是公安局的。”四個渾身沾滿血水污泥的暴徒闖入店內,賊頭賊腦的四處搜尋了一番。
“有吃的沒有?”
  “有。”
“快燒來。”暴徒用槍狠狠頂了一下徐洪南脊背骨。
“哦”徐洪南點燃柴灶,拿出現成的三碗面條、九只包子燒了起來。
徐洪南性格蔫蔫的,平時不愛說話,用當地的土話說,是個“八竿子打不出屁”的主。
四暴徒緊張朝外四處張望,見外面沒有動靜,就揭開剛冒熱氣的蒸籠蓋,抓起包子就往嘴里塞。“呼啦、呼啦”一陣狼吞虎咽,三下兩下的碗里就見了底。
“你老實點,我們可是連警察都敢殺的哦。”
徐洪南木然的點點頭。
“這是什么地方?”
“溝溪。”
  “有銀行嗎?”
“那里。”徐洪南指著橋對面。
暴徒拿出二十元錢試探徐洪南,徐洪南面無表情的收了下來。
老實巴交的徐洪南,讓暴徒緊繃的神經徹底的松了下來。
“把火盆生起來。”暴徒剝掉了徐洪南的棉襖,兩邊夾著他坐在矮凳上烤著衣服褲子,屋里彌漫著一股血腥味。
這時,已經兩天三夜沒有合眼的暴徒們,哈欠連連,昏昏欲睡。
“老四,你在這里盯著,我們先去睡一會兒。”說完三人就進了里屋。不一會兒,便鼾聲四起。
聽著里屋“呼呼呼”的鼾聲,坐在外面的馬傳春,腦子一下子“短路”了,眼皮怎么也不聽使喚。
“你在門外貼張停業告示,鎖上門,晚上六點來鐘再來開門。”馬傳春對著縮卷在一邊的徐洪南忽悠道 “事后給你五千塊。不,一萬塊。”
自以為得計的馬傳春,到死也想不明白,自己會栽在這個蔫不拉幾的“悶葫蘆”手上。
“咔嚓”一聲,徐洪南鎖上了門,又在店門口轉了兩圈。見旁邊鄉衛生院門口圍著好多人,一看原來是受傷的船工陳發元被送到了衛生院。
看見有幾個民警從橋的另一頭遠遠走過來,徐洪南趕緊迎了上去。
  民警拿出暴徒的照片讓徐洪南辨認,“對,就是這四個人。”……
未標題-3.jpg
(徐洪南)
在后來的慶功會上,榮立一等功的徐洪南,被請上了主席臺就坐。這是他一生中最榮耀的時刻。時至今日,幾近失聰的徐洪南談起這事仍然一臉自豪。

插翅難逃
1984年元旦,元旦凌晨7時 溝溪鄉政府

張秀夫一行離開機場后,驅車直接來到了市公安局,聽取案情匯報。
時針悄悄地指向凌晨4時。
  “請接王芳書記辦公室。”
事急從權。聽完案情匯報,張秀夫拿起電話,撥通了省委值班室總機。
一夜沒有合眼的省委書記王芳,密切關注著衢州這邊案情的進展。接到張秀夫案情的報告后,他立即指示工作人員聯系駐浙某集團軍,請部隊調兵趕赴衢州。
“盡早、盡快,務必全殲。”根據省委王芳書記的指示,張秀夫決定立即前往航埠,現場指揮圍捕戰斗。他對在場的人員進行分工,衢州市委副書記、政法委書記朱賢杰等人坐鎮市局指揮中心,保持與省廳和部隊的聯絡,負責參戰人員的后勤保障等。
確定暴徒的藏身之處后,前線指揮部移至溝溪鄉政府。
天亮時分,駐衢空軍部隊和武警二支隊的官兵,從常山方向自西向東包抄;駐金華某師的300多名全副武裝的官兵,分乘10余輛軍車,撕開濃濃的晨霧,從石粱方向合圍;駐江西的解放軍某部,也由玉山方向趕來馳援……
此時,解放軍、武警、公安干警、民兵等二千多人,已將河東、溝溪與常山交界的10平方公里內圍得水泄不通。
四名暴徒被包圍在軍、警、民筑成的銅墻中,真是插翅難逃了!
“那天早晨,我開門一看,外面是望不到頭的軍車,屋前屋后的菜地里,站滿荷槍實彈的解放軍官兵。這場面只有在電影里看見過。”76歲的陳良福老人回憶起當年的情形時這樣說。

終結罪惡
1984年元旦,白天 溝溪鄉政府

一場圍殲持槍暴徒的戰斗打響了!
四處都是一雙雙警惕的眼睛,一支支瞄準的槍口。
前線指揮部首長決定,按原定方案,先用政治攻勢。
“里面的人聽著,你們被包圍了,趕快放下武器投降……”暴徒聽到鳴槍喊話聲,方知已被重圍,插翅難逃了。
“跟他們拼了。”“噠、噠、噠”困獸猶斗的暴徒端起沖鋒槍對著溝溪鄉衛生院猛射。
暴徒拒不投降,政治攻勢沒有奏效。
“用催淚瓦斯。”指揮部準備啟動第二套方案。
但從現場的情況來看,暴徒藏身的地方,正面對著大橋,后面緊挨著民房,東鄰鄉衛生院,西面是一口小水塘,三面都處在沖鋒槍的射程內。
而暴徒手中的“56式”沖鋒槍,每分鐘可掃射90—100發子彈,殺傷力極大。為了避免不必要的人員傷亡,指揮部放棄了第二套方案。
“噠、噠、噠”軍警加大火力猛攻,暴徒們抓起屋內的油氈、棉被堵塞窗口,負隅頑抗。
時間,一分一分的過去。
  “用炮打!”中午1時,指揮部下達最后命令。
埋伏在西側水塘邊的武警二支隊機炮中隊的官兵迅速的投入了戰斗。班長冷言平,屏住呼吸將炮彈填入炮筒。“轟隆”隨著一聲巨響,炮彈準確地落在小店西面墻上,將土墻掀開了一個大洞。接著,又有四發炮彈穿過墻洞落在了小店內。
頓時,機槍、沖鋒槍子彈暴雨般的瀉進店內。
頃刻間,屋內槍聲嗄然中止。
硝煙散盡。解放軍、武警戰士一齊沖進店內,在斷垣殘壁中,翻出了四具暴徒的尸體
在清理現場時,市局的民警收繳了二支“五六式”沖鋒槍、四支“五四式”手槍和兩百多發子彈。從熊南平的身上搜出了四張去溫州的汽車票和一份戳著血指印的“投敵書”。
  “報告劉部長,4名暴徒已被全殲,我無一傷亡。”張秀夫疲憊的臉上掛著一絲微笑。
  “好!好!好!秀夫同志,請代表我向全體參戰的解放軍、武警官兵,公安干警和民兵同志們表示感謝,并致以親切的慰問。”數千里之外傳來的喜訊,讓公安部長劉復之如釋重負。
“干得漂亮!”捷報傳來,省委書記王芳更是拍案開懷,欣喜不已。
現場搜出的“投敵書”未標題-4.jpg
暴徒被殲滅了!現場響起一片歡呼聲,村民們從四面八方涌向溝溪橋頭。
突然,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:天空豁然開朗,太陽擠出厚厚的云層,露出了久違的笑靨。
當地的老人們說,那是菩薩顯靈。

后記
1984年1月,浙江省人民政府批準楊國憲、周進才為革命烈士,同年4月,公安部追授楊國憲、周進才為全國公安系統二級英模。
周友根也被公安部授予全國公安系統二級英模稱號,1987年底,當選七屆全國人大代表。
衢州市公安局榮記集體一等功,受到公安部通令表彰,并獎勵北京吉普車一輛。
(本文部分情節參考了裴永進《我第一次坐軍用飛機》、于杏生《鮮血染紅的獎章》一文,在此謹表謝意!)

供稿:衢州廣播電視報 記者  劉劍
如需轉載,請注明:來源于衢州廣電傳媒


微信公眾號:常山信息網,歡迎關注

相關新聞

    無相關信息
編輯:
分享到:
用戶名 密碼: 匿名發表
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觀點,與常山信息網無關。發言最多為1000字符(每個漢字相當于兩個字符)
广东十一选五遗漏表